御剑江湖 十七、枯叶烤焦,化作灰烬

小说:御剑江湖 作者:蓝玉棠 更新时间:2017-11-07 05:44:29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修神邪尊仙帝归来我是至尊都市之少年仙尊斗破苍穹鼎炼天地洪荒之云中子传奇都市之万界至尊
  更何况,这里本就是墓场,是死亡之谷,可是,你却偏偏在这里冒充神灵,你这简直就是对神灵的亵渎,我看最应该下地狱的是你才对。

  这个时候,他仿佛才忽然想起,自己时候掷金山庄白轻侯手下的爱将,所以,话语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可是,黑衣人却只是微微冷笑了一下,虽然没有风,可是,身上那件宽大的袍子却仍然猎猎而飞。

  然后,他猛然一个转身,朝着火龙燮慢慢地逼近。

  可是,他在行走的时候,两脚虽然实实在在地踩在了满地的枯叶上,可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像是御风而行的仙者,又如涉水而过的神灵。

  他就这样朝着火龙燮慢慢地飘过去,悄无声息的,等到离他还有十步远的时候,宽大的袖子忽然飘动了一下,火龙燮的脸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两个耳光,肥肥厚厚的肉不停地晃动,煞是凄凉。

  然后,黑衣人冷笑了一下,鼻子里哼出一丝不屑,沉声道:哼,掷金山庄算是什么东西,火龙燮又算是什么东西?

  耳光清脆的声响在山谷里徘徊着长长的回声,回声中浮动着微微的冷风,吹得满地的枯叶沙沙地飘飞,扑打着火龙燮的身体。

  可是,火龙燮却没有动,迎面而来的冷风将留在脸上的那两道红印慢慢地吹散,然后,嘴角边露出一丝倔强而残酷的冷笑,,道:那你又是什么个东西?

  他在冷笑的时候,那黑衣人还在向他慢慢地逼近,慢慢的,慢慢的,十步,九步,八部,七步……

  脚步敏捷而轻盈,在脚和落叶之间虽然相互摩擦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虽然没有声音,可是,他在朝着火龙燮慢慢逼近的时候,身体摆动的幅度却很大,满地的枯叶在无声的脚步中哗啦啦地乱飞,犹如刮起的一阵旋风。

  他的脚步轻盈,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冷如霹雳,犹如挥出的剑,刺出的矛,要将火龙燮的身体击成碎片。

  然后,他在离火龙燮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冷冷地道: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只不过是葬剑岛的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得罪了掷金山庄,大不了死而已,可是,不听从葬剑岛的吩咐,却连死都死不成。

  “葬剑岛”虽然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可是,这三个字中仿佛带着某种不可抗拒的魔力。

  当着黑衣人说出“葬剑岛”三个字的时候,火龙燮的脸像是突然被烈火烫了一下,猛然耸动了一下,仿佛已经被烤得十成熟的猪肝,而且,还在呼哧呼哧地冒着热气,看来是寄存在“葬剑岛”三个字上的魔力起了作用。

  可是,火龙燮的这种恐惧感的流露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而已,然后,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冷冷地盯着黑衣人,嘿嘿冷笑起来,而且,笑得很残酷,脸上那一坨坨的肥肉中充满了挑衅,道:

  得罪了葬剑岛的人,下场确实是很惨的,可是,你也应该知道,冒充葬剑岛的人,下场会更惨。

  现在,你不仅在这个满是死亡气息的山谷里冒充神灵,而且,居然还冒充葬剑岛的人,我想你最后的下场如果不是被主宰这里的神灵惩罚,堕入那残酷的六道进行无尽的轮回,就是被葬剑岛当做人祭。

  听到这话,黑衣人忽然沉默了,猎猎作响的长袍仿佛也已经意识到大战即将来临,所以,立刻恢复如初,准备迎接火龙燮即将而来的挑战,而那漫天飘飞的枯叶也仿佛被这压抑的气氛感染而扑倒在地。

  黑衣人选择沉默,是不是已经默认,自己确实不是葬剑岛的人,而是冒充的?

  看到黑衣人无言以对,自己渐渐处于上风的位置,火龙燮那肥肥胖胖的大脸上,忽然显现出得意的神情,满脸的肥肉在黎明的曙光里荡漾着新生的光辉,那种光辉让蓝玉棠看了只想呕吐。

  可是,火龙燮却毫不在意,只是看着黑衣人不停地冷笑道:江湖中只要是有耳朵,有眼睛的人,恐怕都知道,葬剑岛的人向来架子大的要命,凭借着自己在江湖中霸主的身份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们不屑于江湖的纷争,不屑于皇室的争权夺利,更不屑于出入这种穷乡僻壤之地出手相救一个声名狼藉的人。

  可是,你却偏偏跑到这种鸡不飞,狗不跳,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阻止我们掷金山庄的人杀不死凤凰,所以,你的身份很值得怀疑。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黑衣人那将浑身上下裹得紧紧的长袍,冷笑了一下,沉声道:既然你说你是葬剑岛的人,那么,又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非要遮遮掩掩的呢,是不是怕别人认出你的真面目?

  话音落刚,就见火龙燮那肥肥胖胖的身体突然就飘了起来,犹如地震中突然从高山下滚落下来的巨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向那黑衣人,然后,凌空变换姿势,化掌为刀,凌空劈下。

  他的动作之快,气势之盛,变化之疾,完全出乎人的意外,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刚刚从黄泉之路归来的人,更让人怀疑,他身臃肿笨拙的大肥肉,究竟是气吹起来的,还是用棉花撑起来的。

  火龙燮的掌刀在深秋的黎明里闪烁着熊熊火焰般的光芒,离那黑衣人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将他劈成碎片,烧成灰。

  可是,黑衣人却毫不在意。

  他的脚步始终都没有停下来,一直都在朝着火龙燮走过去,虽然脚步轻盈如风,可是,却带着长剑出鞘时的凌厉。

  他的脚步踏在满地的枯叶上,叶飞的时候,带动衣袂,在深秋的黎明中猎猎作响,然后,仅仅在一转眼的工夫里,就走到了大水缸的身前。

  此刻,他和火龙燮之间的距离仅有一拳之隔,简直就像是自动送上门来找打似的。

  而事实也正如蓝玉棠所料想的那样,瞬息之间,便见火龙燮那已经化作利刃的手掌带着火焰的气息眼看就要劈到他的脸上,可是,他仿佛还在朝着火龙燮慢慢地飘过去,一点儿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仿佛就是传说中失去了肉身在黄泉之路上到处游荡着寻找替身的游魂,要亟不可待地与火龙燮的身体合二为一。

  而那火龙燮猎猎的掌刀便迎空劈了下来,带着硫磺的味道,铺天盖地的,眼看就要将他的身体切成数段。

  火焰的掌风将漫天飘飞的枯叶烤焦,化作灰烬。

  蓝玉棠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看见那火龙燮的火龙之拳朝着黑衣人呼啸而去,忍不住替那黑衣人捏了把汗。

  他知道,火龙燮虽然从外表上看起来显得臃肿,笨拙,可笑,像只猪,可实际上,武功却是深不可测的。

  凰之夜想曲被称作死亡之曲,经过这死亡之曲的洗炼之后,精神就会被完全摧毁以至于完全崩溃,可是,这火龙燮在经历了凰之夜想曲的攻击之后居然还能恢复如初,这是蓝玉棠从未遇见过的对手。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