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修了个假仙 第七十六章造神?

小说:我可能修了个假仙 作者:恋术 更新时间:2017-09-04 13:09:34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我是至尊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
  不爽就是不爽,不需要理由。

  但如果真说到理由,木木也能说出一大堆来。

  比如说徐念沙不请自来,没有让进来就进来,还说一些废话,最后还说不到关键的问题上。

  说一些只有自己和木易明白的话,那不是找打吗?

  木木反正是这样认为的,也就这样做了。

  至于伍漓那里,木木懒得解释。

  徐念沙不明白木木为何这样做,也不知道木木是哪里来的力量,竟是如此强大,强大到无法抗逆。

  甚至连一点想要把这场面找回来的心思都没有。

  太强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觉醒者会有这样强?

  木木真的是一个觉醒者?

  徐念沙忍不住怀疑,却是不得不正视这现实,捂着后背慢慢爬起,拍掉身上的灰尘,过河。

  河一点都不好过,因为河太宽,他也不会飞。

  徐家历代家主都有金丹期的修为,但到了他这里,是从代家主过来的,还有徐青在背后给他撑腰,境界稍有差距。

  即便境界还有那么一点差距,他在徐家的资源汇集之下,境界还是强行提升到筑基巅峰的。

  可是筑基巅峰的境界,在木木随手挥拳之下,什么都不算。

  渡河,其实很容易。

  已经是筑基巅峰了,离金丹期也没有多远的距离,在河里游泳还是没有问题的。

  游过去,风干衣服,怀着复杂的心思再度到院中。

  “你还好意思回来啊?”木木瞥了徐念沙一眼,又是挥拳。

  拳风阵阵,带上飘忽,拳风里的身影还会变换飞行轨迹,在一开始的混乱后,与之前飞驰的轨迹重合。

  “你这是……玩我?”徐念沙隔河大吼,愤怒无比。

  木木没有回应,只是看着木易的时候,仍显稚嫩的小脸闪烁趣味。

  长久俯视众生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思想?

  没有什么亲人,也没有太多朋友,只有无尽追求的道。

  苦苦思索,于旁观者的角度体验人生。

  不是自身真正经历,就如写在纸上的东西一样,虽然得到,终是觉得不够深刻,一样很肤浅。

  肤浅的思绪无法应用到实际生活中,所谓的道不会随这样简单的认知而体现。

  若是真想得道,最先不是得到,而是得不到。

  得不到的东西总是美好。

  得不到的道,那才是真的追求。

  因为得不到,生活以及生命才多了一些意思。

  照着既定的路去追寻、摸索,哪怕最终得到了想要是东西,那样的得到有多少意义?

  人的一生,重要的是作死。

  不作不死,可不作死的人生真的没有意义啊!

  木木忽然明悟许多,有些恍然。

  他把一部分筑基丹拿出来,在木易身边摆下,一个简约而不简单的阵法出现,让木易的身躯朦胧而神圣。

  “我想弄个造神计划。”木木说道,“如果有了信仰,会不会……估计也不会。”

  一下子就想到某些痛,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结果并不喜人,甚至让他想要放弃忽生的念。

  不是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啊!

  可是,失败的是别人,而自己也没想过要成功。

  想明白了,就开始了。

  木易飞了起来,身躯被朦胧而神圣的光芒萦绕,圣洁的气息缓缓释放开。

  墟城的上空多了他的身影,但没有人知道他就是他。

  神的存在,是神秘的。

  至少第一步是给别人以神秘的感觉。

  墟城里的人在圣洁光芒落下时抬头,看到了天空中的身影。

  墟城发生了不少事情,没有谁觉得这奇怪的变化太过奇怪,当然也很谨慎,并不希望发生不美好的事情,也尽量回避着。

  可是圣洁的光芒带来丝丝舒适感。

  那是春天的感觉,像是万物复苏,生命走向美好。

  身体里边有些东西蠢蠢欲动。

  酥、麻的错感赐予四肢百骸欢愉,潜藏的力量被勾起,空气里的灵气被牵扯着,随着圣洁光芒往身体里钻动。

  然后,没有动的境界动了。

  有了提升的痕迹。

  有了突破的迹象。

  虽然不确定后续会是如何,可短暂的利益足以出卖不够坚定的内心。

  无数人沐浴圣光,想着一直沐浴圣光。

  在有人突破当前境界之后,其余人的心思开始异样,甚至有人向着天空的光源朝拜。

  “何人敢在墟城搅局?”

  沉闷而愤怒的声音忽然间出现,木易的身形立即跌落。

  木木向后退步,抵在墙上,继而向下。

  伍漓扶住木木,又准备接落下的木易。

  “别动!”木木喊道。

  伍漓顿住,任由木易砸在地上,一个不大不小的人形坑出现。

  木木吐了一口血,是“呸”地吐在地上。

  “本尊想了那么久,终于想明白了。”木木笑道,“打碎的九天会自动聚在一起?哈哈!”

  声音里有疼痛,但更多的是疯狂,已经不想顾及一切。

  本尊立于九天之上时,哪里来这些魑魅魍魉?

  不过宵小而已。

  “不破不立。”木木随口说道,“不经历伤痛,不破坏身体,如何修复,如何更强?”

  伍漓理解了木木的想法,渐渐沉默。

  木易被砸醒了,也是被痛醒了,不敢苟同木木的说法。

  不破不立都是假的,任何事情都会有温和的提升方式……从之前开始,这一定是报……

  “复”字还没想完,就没有机会了。

  木易昏迷过去。

  残缺的阵法运转起来,把徐念沙挡在院子外边。

  木木在院子里跑动,每到一处,小小的脚印便会印在地面,玄奇的纹路在脚印上边缓缓浮现。

  石板裂开、破碎,泥土亦是崩坏。

  花与草还在,仍和之前一个样,但仔细去看时,才可能发觉少了一丝属于生命的灵性。

  “想要找到本尊?”木木讥诮,“那你就来吧。”

  再吐一口血液,落到地上的血液含着生命的精粹,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淡泊,并且彻底消失。

  伍漓见情况不对,把要倒下的木木扶住。

  “你不是她。”木木说了一句,便是睡去。

  很突然也很奇怪的一句话,伍漓刚开始有些疑惑,但很快便是明白。

  是的,自己不是她。

  可自己也没想过是她啊!

  颇觉无奈的伍漓把木木抱到床上,至于坑里的木易,想了想,懒得理睬。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