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道长生 第六百九十一章 龙秋遇袭

小说:顾道长生 作者:睡觉会变白 更新时间:2018-08-25 20:03:00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神龙护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全球高武神级透视叶寒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赘婿林羽
  小区,居民活动室。

  早饭过后,空气清新,子女们纷纷上班,孙子辈也送去上学,正是老人们最清闲的时候。活动室与往常一样热闹,十几个老头老太太在此搓牌、下棋、喝茶、闲聊,悠闲自在。

  别看这帮人岁数都挺大,常常连孩子都不如,你跟她玩,不跟我玩,陪他跳舞,不陪我跳……攀比撕比,争风吃醋是惯有的事。

  当然周婆婆例外,所有人服服帖帖,半句闲话都不敢讲。此刻,老太太照例坐在麻将桌前,占据c位稳如老狗。

  几人刚打了四圈,调换位置,麻将机哗啦哗啦的洗着牌。

  老太太面前压着一小摞纸钞,显然点子很兴,她刚摸了一手,就见门外跑进来一位,随口道:“这么大岁数跑什么啊?腰刚好没几天,不要了是吧?”

  “这不给你们汇报来了么?”

  一老头凑到桌旁,神秘兮兮道:“哎,你们猜刚才谁来了?”

  “什么谁来了?没头没脑的,神经了吧!”另一个老太太道。

  “啧,我告诉你们,凤凰山的仙人刚从上谷飞过去了。”

  “嗬,你瞧见了?”那老太太就是不对付。

  老头也懒得接茬,只对周婆婆道:“那女仙往西边去,路过上谷歇脚,道观的人瞧见了,屁颠颠过去拜见,人家爱搭不理的聊了几句,抹身又走了。”

  他见众人怀疑,提高音量道:“自己上网查啊,挺多人都知道了!”

  “就算是凤凰山,有啥大惊小怪的?凤凰山修士多了,不差那一个。”

  “你懂个屁,修士跟修士能一样么?”

  他们正吵吵间,周婆婆忽然站起身,拍了拍脑袋,道:“哎呦,我刚想起来,中午跟人约好治病呢,那地方远,我得早点走……老李,你替我玩着,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那老头被按在椅子上,脑袋根本不转弯,劲劲儿的开始打牌。另外三个老太太也小声嘀咕:

  “哟,周姐姐一天真忙。”

  “心善啊,治病从来不收钱,真是活菩萨。”

  “就是,人家在这小区,我们也跟着沾光。”

  …………

  陇南,仇池山附近。

  龙秋按下云头,青衫黑发,眉目清冷,不带一丝烟火气。人仙五感非比寻常,隔着三五里也能看见山上的恢宏宫殿,以及来来往往的人们。

  那些人穿着统一服装,白色打底,上面勾勒着紫色雷纹,粗略能有六七百数。听说近十家门派,携带弟子举派投靠,神霄派声望暴涨,一跃成为西北霸主,且有与凤凰山、道院三分天下之势。

  她近些年隐居不出,消息渠道却保持畅通,也是不解云牙子的来路和目的。她瞧了半天没动,忽然身旁一阵波动,一只吐露芬芳的少女从虚空中钻了出来。

  十三四岁的样子,白白嫩嫩,脸蛋圆圆,梳着齐刘海,穿着小裙子,正是金蝉的女身形态。

  “姐姐,我们上去么?”她拽了拽龙秋的衣角。

  “不必,赶路吧。”

  龙秋拉过她的手,转身迈步,一脚踏出百丈,再一闪,扶摇随风而起,一道碧色剑虹划过天际。

  小秋自觉已达瓶颈,以蛊化神法也实验多次,理论上没问题,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不敢打包票。

  之所以去昆仑突破,是因为安全一些。

  “嗤!”

  剑虹以极快的速度,向西南方飞驰,转眼离了陇南地界,然后遁光忽然一止,莫名其妙的落在地面。

  龙秋带着一丝冷意,朗声问:“是哪位朋友?”

  “……”

  四周密林环绕,悄静无声,只有风吹长草的沙沙声响。

  “既然不应,便是敌人了!”

  她也没废话,袖子一挥,万道剑气浓缩成点点青芒,似流星飞雨般朝着四面八方射去。

  “汩汩!”

  “汩汩!”

  青芒没入密林长草间,竟然发出了阵阵怪响,仿佛一个装满的水袋在剧烈晃动。水在里面猛烈流动、撞击,声音越来越大,又听:

  蓬!蓬!蓬!

  大片大片的金光平地涌出,五彩祥云,仙乐缥缈。虚空刹时裂开,仿佛在九重凌霄之上打开了一道天门,一道神光直落林间,云气变幻,浮现出一个巨大人影。

  身穿八卦衣,头戴莲花冠,左手拢阴阳,右手拂尘埃,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惊惧的磅礴气势。

  他双目扫来,龙秋竟然浑身冰冷,自己好像是一块尘土,一把茅草,与那些男人女人,猪狗牛羊,活物死物并无两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太上道祖!

  轰!

  无形的气势疯狂袭来,龙秋只觉扛了一座亿万斤重的石山,膝盖一软,不由自主的想跪地叩拜。

  “让我跪你?!”

  她双目赤红,死死盯着那巨大身影,“金蝉!”

  哧!

  金蝉与其心意相通,立即化作一点虚光钻入其玄窍,本命仙蛊与主人两两相合,神魂力量瞬间暴涨。

  那亿万斤重的石山似乎轻了许多,龙秋身形一晃,直退百丈,暂时摆脱了威压。

  “见道祖为何不拜?”

  道祖仍是那副视万物如一的样子,一个仿佛涵盖天地气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一切,自有一股诡异的蛊惑和暗示,让龙秋的心神又是一荡。

  “装神弄鬼!”

  小秋强自压住神魂悸动,伸手一抓,似乎抓住了周遭所有的流风,跟着再一放。

  “嗤嗤嗤!”

  刹时间,云层被染成了青碧色,随着风波荡起伏。天空变成了大海,一波连着一波的碧宵剑气,掀起了惊涛骇浪,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小小蝼蚁,也敢争锋?”

  道祖轻轻摇头,极其随意的伸出一掌。

  这一掌,仿佛揽下了九天日月,笼罩了亘古八荒,那漫天碧海涌去,就像撞到了一座最为坚固的大坝,迅速消耗着战斗力。

  龙秋见状,没等剑气完全消散,又摸出一只红玉葫芦,扒开塞子。

  “嗡嗡嗡!”

  成千上万只血蛊潮水般喷涌而出,形成一片深红色云雾,跟在碧海后面继续冲击。

  “嗯?”

  道祖古井无波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惊异,似没料到对方如此难缠。

  他巨掌一握,捏碎了最后一抹剑气,接着又是一抓,再一抓。每一次都有海量的血蛊被消灭,眨眼间,红雾已经空了一大块。

  “臣服于我,可放你一条生……”

  道祖话未说完,面色微变,背后虚空骤然裂开,一条比小青还大两圈的黑色巨虫突然窜出,大嘴好似黑洞一般,狠狠咬在他的背部。

  这巨虫蛊有吞噬能力,本不可敌,但在主人“同归于尽”的命令下,发了疯似的吸食着对方能量。

  “放肆!”

  道祖终于动怒,拂尘子一扫,将巨虫斩为两段,自己也被吸取了部分能量,维持不住这个形态。

  庞大的身形一阵恍惚,虚虚幻幻。

  龙秋心知不可敌,趁此机会,化作一道青光冲天而起。

  “……”

  太上道祖消于无形,真实面目却隐于一片烟雾之中,似乎笑了两声,并未追赶,而是抬手一道金光射去。

  砰!

  金光速度极快,后发先至,正中剑虹。剑虹滞了一滞,到底稳住,直奔西南而去。

  ……

  二人消失后不久,又一道雷光落在场中。

  云牙子紧皱眉头,打量着交战现场,莫名有种躺枪的感觉。

  …………

  “噗!”

  却说龙秋飞遁千里,勉强到了青宁地界,实在支撑不在,半摔半降的砸在地面。金蝉也神色萎靡的飞出,扶起姐姐,“你怎么样?”

  “还死不了,叫人接应。”

  龙秋的脸上泛起一层不正常的红晕,只觉有一种古古怪怪的感觉缠绕心头,搞得血气翻涌,不得安宁。

  金蝉打出一道传讯符,不多时,从昆仑方向飞来几道流光,正是长生、九如等人。

  “姑姑!”

  “姑姑,你怎么了?”

  几人吓的脸都绿了,齐齐飞奔过来。

  “我们在陇南附近遇袭,对手十分强横。”金蝉道。

  “能把姑姑伤成这样,难道是神霄派那老怪物下的手?”九如声音都高了几度。

  “不清楚,敌人手段诡异,始终未见面目。”

  说话间,众人将其带回昆仑,十几个人忙活了好一阵,才勉强稳住伤势,龙秋却已昏了过去。

  待她悠悠醒来,已是七天之后。

  小斋在巴山立派,顾玙在江州暗访,俩人各有各的事,但听到消息立马赶了回来。

  “你伤势不轻,本在突破关口,因为这场变故,怕是要推迟了。”

  顾玙心疼妹子,没有在这事上多言,只问:“那人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他的实力比我强,神仙境无疑。而且我看他的招数,有许多熟悉之处,与你的幻化之道有些相似,又并不完全。”

  “怎么个不完全?”

  “他能变出太上道祖,气息模仿的也很像,但只是模仿,比不得你幻化自如。”龙秋自认客观。

  “仅此而已?”

  “还有什么?”小秋奇怪。

  顾玙不太自然,问:“你有没有觉得,呃,觉得自己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中元节,祝大家康健平安,喜喜乐乐……)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