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王爷的奋斗 第六十一章财路

小说:重生之王爷的奋斗 作者:让你窝心 更新时间:2017-08-05 14:14:53
推荐阅读: 唐朝小闲人带着系统当诸侯穿越战国之神级系统铁骨最强猎人抗战之英雄血都市鬼谷医仙红警之征战天下隋末阴雄史上最牛驸马爷
  灵州作为西北边陲重镇,是中原交通漠北、河西、西域的枢纽城市,南经原、泾等州,东南经庆、宁等州,有两驿道通长安;北经丰州至回鹘等塞北诸部;西经凉州达西域;西北西行至伊州达西域;西南经乌兰关、会州至兰州;东经盐州至夏州渡黄河达太原府,兼有黄河水运。

  西北的诸多城镇也都在前代基础上继续与灵州商路相沟通,或独辟新道以达西域,成为状交通线上的新或内地通向西域的重要中间站。而传统的商道也逐渐成为中原王朝经营、管辖西北地区的政治军事通道和西北与内地贸易的国内商业要道,商路沿线形成了许多城镇,从州府军治所到各县、城、镇、堡间交通线路密布。

  同时在中西贸易中,以其繁荣的中继贸易而闻名当时,是中原王朝同西北诸族物资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商路开始是奢侈品贸易,后期缯帛、珠玉之类奢侈品仍然大量交易,但中原王朝在中西贸易中最想获得的则是军马,盐茶的输出、输入问题,也在对外关系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也就是说中西物资交易的范围已有奢侈品扩展到国家必需品以及日常用品。

  自五代至北宋初,灵州是中原同塞外诸族绢马贸易最大的中继地,作为当时通往西域的门户,控制着通往西域的贸易通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甘州回鹘以及西域各族的官方贡使贸易仍是经过灵州进行的,党项族就是靠对过境官民商旅的掠夺获得了财政支持。

  因此,在西夏占领灵州后,其政治上的向背便不只是西夏单方面的问题,而是关乎通往西夏控制的诸如灵州这样贸易中转站而得到西方贸易的利益。然而控制贸易通道的国家如果持久垄断这一利益,自然会引起一些国家的不满,被过重的过境税率所盘剥的西域诸国,以及因为不满它独占这一利益而试图与之分利的国家就会力图建立避开西夏的中西交通的通路。

  由于灵州被李继迁占领,灵州在东西贸易中的重要地位被削弱,引起了中西交通史上的重大变革。宋通过与西凉的吐蕃建立联系,西域诸国通过西凉中转,入贡宋朝,避开西夏向南迂回,进入宋境。西凉归宋后这条路也断绝了。辽国在此同时避开西夏在漠北建立了同西域诸国的贸易通道。他们不得不一方面通过灵州等被西夏控制的交通要道进行贸易,一面避开灵州在其南面开辟中西交通通道,延续了千余年的陆路中西交通逐渐式微,海上中西贸易兴起。愣是逼出了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赵柽清楚的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困难,自己若想夺取战争的主动权就需要精良的武器,训练有素的军队和充足的后勤补给,而这一切都要有强大雄厚的财力支撑。现在虽然他通过实行的一系列优惠财政政策吸引了众多资金的进入,西北紧张的财政状况也有所缓解。但是这些通过政府征收的税赋不会有一个铜板落到自己的兜里,西夏的‘岁贡’全一个子不落的装进了他爹的内库中,就是他争来的战争赔款也只留下了一部分用于安置流民,抚恤战争中死难的百姓。

  忠勇军的武器装备,吃喝拉撒,从内到外的衣服,甚至脚上的袜子都是他自己的钱,现在又加上一支在辽国作战的克虏军,现阶段的后勤补给也全仰仗他供给。这庞大的开支让腰揣千万贯的赵柽都感到吃力。要是只靠现在的生意补充,只怕用不了两年别说发展,就是重回襄邑种地也得女真人会不会让他去了,所以他必须重开财源,扩大自己的贸易范围。挣回更多的钱来支撑这最烧钱的游戏。

  赵柽曾经十分痛恨那些利用自己是政策的制定者,熟知内幕消息的‘官倒’们,他们可以凭着先知先觉从中大发横财,可现在他自己也成了其中一份子。赵柽在与西夏的谈判中就已经知道在自己的胁迫下。西夏定会重开通往西域的商路。当盛和堂在西夏开埠,在灵州收购了大片良田。利用自己自己的商业络将青白盐销售到大宋和周边各国时候,其他人往往是刚刚得到消息或是前来西北的路上。而就是这一步,让赵柽赚得盆钵皆满,可也让赵柽心中颇为不安,只能靠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来宽慰自己了。

  “王爷,您怎么到工地上来了?”灵州知府许宏突然到几个人顺着灌渠走了过来,定睛一正是王爷带着几个近卫,赶紧整整衣冠迎了上去施礼道。

  “我过来进度,你们修得怎么样了!”赵柽风尘满面,面容消瘦的许宏说道。

  “王爷有命,下官怎敢怠慢,现在是日夜赶工啊!”许宏苦笑着说道,他刚刚到灵州赴任,就接到王爷的命令,要其开渠垦荒,安置流民,建立民屯点。

  “呵呵,许先生辛苦了!”赵柽笑笑道,着许宏的模样就知道他这一段日子都是吃住在渠上,“今年必须将这几条支渠修好,干渠加固清淤,明年春天便能灌溉万顷良田,我们也能收回些本钱!”

  “王爷,说得是,可西北酷寒,冻土坚硬如铁,只能一边烤化一边掘进,耽误了不少功夫,想快也快不了!”许宏指着不远处正在干活的一队民夫说道,冻土足有三尺厚,镐头刨下去只剩下个白点,只能点火将冻土层烤化才能挖得动,虽然是轮番作业,但还是事倍功半,不出活儿。

  “我知道,但是今冬不做好准备,明年又得荒废,我们的情况你也了解,灵州存粮也只能坚持到明年五月,剩下都要靠从内地调运,而现在到处缺钱,只靠朝廷是不现实的,所以必须保证明年能丰收才能缓解缺粮的危机,后年你就要保证灵州有余粮,还要能支援它处!”赵柽严肃地说道,按照历史的发展,明年大宋就要依约攻辽,东南刚刚经历动乱,而河北、河南府库十有九空,还要支撑数十万大军的粮草供应,肯定是不会有余粮再支援西北了,要想不挨饿只能靠自己了。

  “王爷放心,下官绝不负所望!”许宏虽然喊苦,但是他在制置使呆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会不知道当前形势呢!

  “你可以多想些办法,这条渠也能生财,不要只知道伸手向我要钱!”赵柽说道,历代民屯多采用政府雇佣百姓种田的方式,宋朝也不例外,这也和现代的生产建设兵团相似,官府提供耕牛、种子等生产资料外,还要按月支付薪金,收获的粮食另算,这样可以保证屯民旱涝保收,才能留住人,但是这样一来先期投入的资金就是个大数目。

  “王爷的意思是凡是利用灌渠的都要让他们出钱出力?”许宏想了想问道。

  “当然,这灌渠修好后,周围十数里方圆的田地都能受益,而田地却不都是屯民点所有,那些大小地主们岂不白占了咱们的便宜,他们要想用水就不能白使,但也不能过了将人都吓跑!”赵柽说道。

  “嗯,王爷言之有理,下官受教了!”许宏得到王爷肯定的答复,便知道如何做了,收复灵州后,一些逃难到此的人中不乏资金雄厚之辈,再有一些内地的大户是跟随括田所到此捡便宜的,他们也在此收买了大量的土地,如果灌渠修好后,他们的土地也可利用,那些荒地也能成为良田,让他们适当掏点钱应该不难,不过也只有王爷这种钱串子才能想出这种办法,他要是提出来,还得闹个与民争利的帽子戴。

  “许先生你办事我放心,我还要到老韩那里,不过还要注意身体,千万别累垮喽!”赵柽若有所思的许宏说道,知道他已经领会了精神。

  “王爷保重,韩大人那里日子好过的多,您上他那蹭饭吃吧!”韩通在战后升了官,授灵州军屯使也在此安了家,许宏笑着恭送王爷道!

  赵柽苦笑着摇摇头,这许宏也跟自己学坏了,变得抠门啦,招待费能省便省了!他告别许宏打马奔静州方向而去。赵柽重回河东后,接着组建河中路禁军的机会,对原河东、河中两地驻戍禁军,厢军进行了整编。

  由于宋实行的是募兵制,当兵的都是职业兵,军士到六十岁,十将、将虞候、承局和押官至六十五岁才能退休,所以军中充斥着许多不能征伐的老弱军将,这些人称为‘剩员’,可以保留军籍,减削军俸,在军中从事杂役,它具有安抚、照顾年老残疾军人的意义,幸福感就不是一般的强了。

  赵柽便将这条规定扩大化了,凡是年三十以上,不愿在军中服役的军将都可进入剩员之列,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服从分配到边防从事军屯,俸禄不减,还能携带家属前往,另外又从流民中招募丁壮以补不足,编练了十数将之兵分驻边境。成为一手拿刀,一手扶犁的屯军,担负起屯垦戍边的任务,而灵州就集中了五万屯军,成为防御西夏入侵的一支重要力量,又减轻了经济负担。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