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九王 第179章移魂大法

小说:天九王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更新时间:2017-10-16 12:57:35
推荐阅读: 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透视医圣林奇仙尊归来洛尘神龙护卫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神级透视叶寒最强神医赘婿林羽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医圣传承女总裁的顶级兵王
  张天九似乎还沉浸在被这份天大机缘砸中的巨大喜悦中,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听到黑袍老者再次不耐烦的催促,这才如梦初醒啊了一声,结结巴巴道:“前,前辈,那你要怎,怎么传功给我?”

  老者整理了一下衣袍,面容一肃:“等下老夫会将这具残存的神魂彻底舍弃,与你神识融为一体,到时候你不但马上修为暴涨,而且还可以拥有老夫所拥有的一切记忆,包括我天魄宗最高深的功法和上古隐秘历史,还有老夫许多年来到处历练的心得,这可是只有历代掌门才有资格知晓的东西。”

  张天九擦干净嘴角的哈喇子,小心翼翼道:“前辈,那我知道这么多秘密,出去以后不会被天魄宗主杀人灭口吧?”

  黑袍老者怒哼了一声:“废话!老夫乃是第二代宗主,辈分之高岂是如今的天魄宗主所能相提并论,你接受了老夫的传承,以后自然就是下一代天魄宗主的接替人选,他有什么资格杀你?”

  “以后还,还能当宗主啊……”

  张天九狠狠吞了一下口水,目光中的贪婪之色再次暴露无遗。

  这般猥琐的模样,看得黑袍老者眉头直皱,冷声道:“该说的老夫都已经说完了,时间宝贵,你赶紧上来吧。”

  张天九闻言点了点头,连忙屁颠屁颠跑了过去,站到了老者身边,看着他一个劲的傻笑。

  黑袍老者极不耐烦地冷喝了一声:“转过背去,盘膝坐在老夫身前。”

  “哦,好……”

  张天九一脸懵懵地坐了下来,一副任凭人摆布的白痴模样。

  老者抬起右手,轻轻按在张天九头顶的天灵盖位置,沉声道:“现在,彻底放开你的神识,不要有任何抗拒和抵触。”

  张天九突然转过身来,一脸警惕地盯着黑袍老者,两只眼珠咕噜乱转:“前辈,你该不会夺舍我吧?”

  老者面色微微一变,转瞬之间又恢复了严肃,训斥道:“蠢材!你这是什么荒谬的想法,老夫在此苦等了三千多年,就是为了等一个合适的人,好把天魄宗的传承移交给后人,怎么可能会夺舍你区区一个晚辈!”

  似乎怕张天九不信,老者再次叹气道:“更何况你身为修士也应该明白,老夫如今只剩下一个残缺不全的神魂,又如何能够夺舍得了别人的身躯,你大可以放心,只要你出去之后,一心为天魄宗利益着想,把宗门发扬光大,老夫就算魂飞魄散,也可以安心含笑九泉,不枉此生了。”

  张天九面露愧色,满脸敬仰之情感叹道:“是我错过您了,前辈您果然高风亮节啊,不惜为了宗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简直就是晚辈的楷模,我出去之后,一定会禀明宗主,把您的光辉事迹刻在碑文之上,传颂万年,不知前辈您如何称呼……”

  老者不耐烦地打断了张天九拙劣的马屁,冷声道:“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赶快收敛心身放开神识,让老夫把传承交付给你,你也好早点出去。”

  张天九却执意不肯转身,满脸激动大声道:“前辈,您心怀坦荡不计较这些虚名,可我却不能白白接受您的传承啊,你今天一定要把名讳告诉我,好让我出去以后感恩铭记。”

  老者被他弄得心烦意乱,冷冷一挥手道:“老夫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么,我乃天魄宗二代老祖,魏无崖。”

  “哦,是是,无涯前辈,我想起来了,晚辈记性不太好,您可千万别见怪啊。”

  张天九如同恍然大悟一般,狠狠拍了拍自己的大光头,一脸懊恼的模样。

  魏无崖冷哼了一声:“废话说完没有,可以开始了吧?”

  张天九讪讪一笑,意犹未尽地咂了下舌头,这才又转过身坐下,双目紧闭,按照老者的要求,敞开了心神。

  “好,很好,就是这样……”

  黑袍老者低声缓缓开口,如同催眠一般,把手按在了张天九的光头上,嘴角却往上一翘,慢慢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狰狞:“现在老夫传授你一段口诀,你记住之后,在心中默念即可,切记千万不要弄错了。”

  张天九好奇地睁开眼睛:“前辈,你不是要传功给我么,这口诀又是干嘛用的?”

  魏无崖长长吸了一口气,强忍住一掌把这话唠光头胖子拍死的冲动,冷声道:“等下传功的时候,这篇口诀是用来护住你的心神,不被老夫的神识所冲击变成白痴,所以千万不要记错,听明白了没有?”

  张天九连忙信誓旦旦点着头:“明白了,明白了,前辈您说吧,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背错!”

  魏无崖眼睛一闭,似乎懒得多看张天九一眼,嘴唇微微蠕动,念出一篇繁杂生涩的口诀。

  张天九不敢怠慢,连忙垂下头去,依样画葫芦背诵起口诀来。

  一道白色灵光,悄无声息从他天灵盖的位置慢慢升起,将魏无崖放在张天九头顶的右掌包裹起来。

  就是现在了!

  魏无崖猛然睁开眼睛,瞳孔深处爆射出一阵夺目精光。

  “移魂大法!”

  轰!

  魏无崖手臂猛然一震,脸上皮肤的皱纹沟壑纵横,仿佛刹那间又苍老了几岁,露出极度痛苦之色。

  与此同时,一股庞大无比的神识之力,瞬间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尽数倾泻进了张天九的识海之中。

  张天九这才感觉到不妙,骤然惊呼道:“前辈,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却被对方的掌心死死按住了头顶,丝毫动弹不得。

  “干什么,当然是夺舍你这个愚蠢的小子了,哈哈哈哈!”

  魏无崖仰头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你不会真以为,天下还有这般好事吧,能够平白无故得到老夫几千年的修为传承,简直是愚不可及!”

  张天九面色煞白,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魏无崖的神魂冲击所致,但似乎仍旧不愿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颤声道:“你,你不是只剩半个残魂么,怎么还能夺舍?”

  魏无崖哈哈一笑:“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还记得刚才老夫教你的那段口诀么,只要你默念口诀,就等于你是在主动将神识祭献出来与老夫融合,老夫自然就能顺理成章,不费吹飞之力,占据你这具身体了。”

  庞大的神识,如洪流一般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张天九咬紧牙关,声音颤抖:“你个老东西,原来你一开始就是在骗我?”

  黑袍老者继续保持着泰山压顶的姿势,一边面带不屑之色冷哼道:“骗你又如何,要不是这三千年来,天魄宗送来的这些废物,没有一个符合老夫的要求,全都承受不了老夫的神魂之力的冲击,统统变成了行尸走肉,我又岂会看得上你这种样貌丑陋的货色。”

  说着,魏无崖脸上也不禁露出几分激动之色。

  在这个地宫牢笼中被困了足足三千年,今天终于等到了能够重见天日的一刻,哪怕以他修炼了几千年的圣人境界,也不免一时心潮澎湃。

  因为神魂残缺的缘故,哪怕是借助噬心咒,他最高也只能夺舍法师境界的修士,但之前天魄宗每次送进来的那些弟子,肉身力量都弱得可怜,根本无法承受一位圣人的神识,哪怕只是部分残魂。

  没想到这次奇迹终于出现了。

  这个光头法师不但蠢得可笑,而且肉身力量更是异于常人,简直就是为夺舍量身定做的样板,唯一的遗憾就是样貌太难看了一些。

  当然在魏无崖心里,只要能够借助这具躯壳重生,这些缺陷都是可以接受的。

  张天九似乎也明知自己已经是死路一条,索性也放开了胆子,一边冒着冷汗,一边龇牙咧嘴骂道:“你个老王八蛋,特么敢说我丑,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镜子,有种你就别夺舍老子啊,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魏无崖气得面色铁青:“死到临头还在嘴硬,等你的神识被老夫吞噬之后,你这个人就完全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老夫看你还能支撑多久!”

  冷哼一声,魏无崖再次加快了神魂的转移速度,整个人也随之变得虚幻模糊起来。

  张天九似乎也到了承受的极限,紧咬着牙关浑身颤抖,再也没法说出半句狠话。

  虽然他身体不停的扭动,还在极力想要反抗,但被魏无崖强大的神魂力量所压制,神识已经开始逐渐的崩溃。

  魏无崖双目一凝,嘴里迅速中念起另外一篇口诀,原本就已经开始变得虚幻的身体,在冰冷的狞笑声中慢慢更加淡化,化作一缕青烟从张天九的头顶钻入,一寸寸融进了他的血肉之中。

  “果然是一具极好的躯体,生机居然如此旺盛,简直是老夫生所仅见!”

  欣喜的狂笑声,从张天九体内传出来,显得格外的诡异。

  张天九双手抱头,眼睛通红跪在地上,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