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道行 第五百四十九章

小说:葬道行 作者:质子可乐 更新时间:2017-08-20 03:16:20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武帝仙尊叶辰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斗破苍穹我是至尊仙帝归来鼎炼天地混沌纪元神级升级系统
  秦锋将玉简传给赵懿雯,自嘲道:“是我错了,低估了他们的无耻!”

  草草观过,赵懿雯亦是怒道:“当真是无耻之极!这般正气凛然,为什么自己不亲自前来!”原来是有人拿着鬼族作文章说事,要求给出一个交代。

  秦锋坐起身,袖袍一挥道:“我可没有工夫陪他们玩政治游戏。”

  敏锐的直觉,赵懿雯也是察觉到:“呵。看来是有人想要把无尘宗往死里逼啊。”顿了顿又道:“秦锋,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承认与离阴的瓜葛。而且现在,更不能再与离阴接触了。”

  秦锋无奈点头:“正是。”只是这样一来,恐怕便没有战力将血猿的据点彻底摧毁了。

  对话间,却又是一位弟子拿着玉简闯入。

  “祸不单行吗?”自嘲着,秦锋接过一观,不禁眉头又是一皱。

  赵懿雯问道:“什么事?”

  秦锋回道:“甑无要我次日赶到前线哨站,说是有事关宗门存亡的要事与我相商。”

  赵懿雯冷言道:“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说话间,又是弟子前来。“统帅,有一位妖族使者说有要事相见。”

  秦锋顿时明白是谁了,即刻行出大殿:“带我去见它。”

  ……

  待在深泽的一处沟壑之下,秦锋见面单刀直入道:“蟾蜍圣灵,什么风又把你吹来了。”

  蟾蜍圣灵砸吧着水灵的眼珠,狡黠道:“哈哈,本圣灵今日可是与你送来一场造化了。千绝山妖盟的传承大殿进入资格,怎么样,有兴趣吗?”

  不等解释,秦锋恍然调笑道:“呵!我就知道你待在妖族之中装神弄鬼定然又是想要盗取什么宝物了吧?”

  蹦起丈余高,蟾蜍圣灵鼓起下巴怒声道:“哼,你这叫什么话!你可知本圣灵可是使出了大预言术来逆天改命,让妖盟之主的竞争对手,也就是血猿一族今日才落得打败。如今谁见了我不是顶礼膜拜,便只有你才如此轻浮。今日本圣灵亲自前来送你一番造化,既如此那本圣灵走了便是。”

  “别。”秦锋连忙告饶不再打趣,正色道:“究竟是什么事。”

  “哼,哼。”蟾蜍圣灵清了清嗓子,眼珠一转又是那神棍地作态道:“不单是一场造化,本圣灵今日还将为了化解一番劫难。”

  秦锋好奇:“劫难?”

  嘴角一笑。蟾蜍圣灵又是双掌合十,摇头晃脑道:“昨日夜观天象,却见你的命星黯然。念在你我故交的份上,本圣灵便卜上一卦。却是得知你要为小人所害,命丧妖魔之手。便来送你箴言……”

  无心感叹蟾蜍圣灵故弄玄虚。不等说完,秦锋咬牙切齿道:“甑无!”难怪如此巧合,故作神秘。非要自己悄然去见他。

  “你今日挫败了血猿一族。若是他不能复仇,妖盟之中便再无他说话的位置。甚至他这族长之位也做不长久。所以眼下,你最好就借此机会杀掉他。不然下一次你就不见得有这么好运了。”终于,蟾蜍圣灵说完。一脸由不得你不同意地看着秦锋。

  许久不答话,秦锋只是意味深长地盯着。

  就在蟾蜍圣灵被盯着浑身发毛,若要炸起一般时。秦锋终于说话:“为什么不呢?”

  蟾蜍圣灵急忙欣喜点头:“好,那我就预先祝你旗开得胜了。届时一定记得把那身上的血玉带来,没有那个东西。即使是我也不能做主让你进入。”

  “放心吧。”秦锋转头挥手,霎时便御风而去。

  ……

  次日,秦锋不带一人与着来使折返无尘宗的据点。

  带队的头领一路都在阿谀奉承,妄图攀上些许关系。然秦锋却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神念扫视着周围是否有伏兵的同时,也整理着自己的心境。

  身后十余里外的云层之端,则是离阴带着一众精锐巫修悄然跟随。

  反倒是照顾着来行的使者,足足用了二个余时辰终于是抵达。却见张长老带着一众弟子早已远远相迎。

  望向脚下的据点,与之前离去之时识念数番探去。不单是驻守的修士奇怪到只有数十人,也终于是察觉了一丝可疑类似禁制的波动。秦锋嘴角不禁露出诡异笑意,在得到了蟾蜍圣灵的提醒,可不会相信这仅仅是防备妖族进攻的禁制。

  一如往常一般,脸上洋溢着笑容。张长老行来:“哈哈,秦锋道友。我可是听说你的功绩啊。只恨我没有一齐随同,错过了这场挫败妖魔的胜战啊!”谁能想到这貌似忠厚的长者,实则是蛇蝎心肠呢。

  秦锋淡然说着迎上前去:“张长老,怎么未有看见宗主?”

  “宗主……”然不等张长老说罢,秦锋待贴近了只有丈余远的距离之时,却作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骇然的动作。

  噗。

  骤然加速,一手作刀。直径捅入张长老的体内。

  咔擦。

  只听一声脆响,不等其反应便将脊椎捏断。

  “秦锋前辈,你!”良久,周围门中弟子才反应过来,一个个骇然地望着秦锋,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看其无辜的神色,恍惚全然不知情。以至于让秦锋一度都产生了怀疑。

  “秦锋,你果然是狼子野心!”只听一声怒斥,一道遁光才远处的府邸中飞出。正是甑无。

  秦锋嗔笑一声:“别装了,你这句话不是已经将你的意图暴露了吗?”说罢,又是失望摇头:“甑无,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我对你这宗主之位毫无兴趣。为何你始终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对话间,周围的弟子神色愈发茫然,完全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又是听甑无大喝一声:“诸位弟子听命!立刻随我诛杀叛徒秦锋。”

  然而一众弟子神色一紧,畏惧地望着秦锋,又看了眼代表宗门至高权威的甑无,终于也无人敢动作。

  甑无一副果然之色:“看见了吧,还说没有?你在门中大造声势,又是借助这次大战铲除门中异己你又以为我不知道?如此这般我再不动作,怕是要不了几年我这宗主当真是有名无实了!到那时一个虚名又有何用?到那时,你想不想当对我来说又有意义吗!”

  听罢,秦锋微微点头:“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呢。”

  “所以,你就去死吧!”只见甑无手中结印,符箓祭出化作灵剑向秦锋击来。

  就如同一个信号一般,只见据点之下大地如土浪翻涌。数百只血猿从中遁出,无法计数的法器、术法向秦锋袭来。

  “啊……”然当先遭殃的却是这些无辜留下的宗门弟子,甚至来不及反击、逃遁。便被彻底淹没轰杀至渣。

  瞬息间闪避开来。“还在等什么!”秦锋即刻传音,祭出陨星刃便迎向卷着血雾杀来了的血具。

  只听甑无回道:“这个活人还有这些猴子就交给本君。秦锋,这一次可别再让这家伙跑了。”霎时间天际云层降下一道森然绿光,同样是数百巫修落下一场混战再度开启。

  察觉异象,血具只是摇了摇头一把将眼罩扯下:“你是如何得知的?算了,待本尊摘下你的头颅自然也就知道了。”说罢,遁术再度加快向秦锋追来。

  甚至能感觉到身后的杀意,在那异瞳的注视下秦锋甚至觉得周身有种异样的灼热感。

  燃!

  犹如火苗被点燃一般,秦锋顿时被一个火球吞没。

  火影之中手抚陨星刃,一股精粹的灵力度入!

  散去!

  霎时间引力逆转,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陨星刃剑柄的星核中散发。火焰顿时被推挤开来,落在天际消散,落在脚下林间化作火势。踏火而行,秦锋朝着血具杀来。

  却是血具又是独目摄来。

  又是这熟悉的异样感。突然感到下方大地异动,秦锋即刻折转。

  轰!

  若岩浆一般,大地砾泥如喷泉暴起十余丈高。

  “哼,神念倒是挺灵敏嘛。”一击不成,血具也未有丧气,借机拉开距离。瞳目异光闪烁,似又要动作。

  “这家伙的瞳术,莫非是能够控制自然之力吗?”秦锋面色一沉,却是明白了。

  也不再试图拉近距离。裂魂弓祭出,术箭搭上。动作一气呵成,箭矢离弦飞出,直指血具独目。

  破法。

  几乎是同时,草莽在血具身前骤然生出了灵性般从大地缠出纠结在一起。如织天之网将射来的术箭层层缠住挤压。

  破法术箭,竟未能洞穿。

  “还给你。”血具一声狞笑,手中结印。这被无限挤压成不过拳头大小的草球霎时向秦锋击来。

  “破法箭没有起到效果吗?”秦锋有些惊讶。

  “有古怪。”虽不是灵力,但其中确实存在着一种极强的能力波动。

  心中警觉,斩去的陨星刃收招,识念一动。

  信仰壁垒。

  霎时一道纯洁的光墙拦在击来的翠绿之球的路径之上。

  砰!

  果不其然。不过堪堪触及,只见千根万须从中挤压爆出,信仰壁垒龟裂,不过终于还是未有被击破。

  血具嘴角一抽,不悦喃道:“嗟,被发现了吗?不过还有这招。”说话同时,手中又是结印。

  千根万须又若被拉扯一般,散华之势退尽,如漩涡逆转一般朝秦锋绞来。

  “有趣!”难得的一个敌人,秦锋亢奋起来。

  界离剑同时祭出,凌空一划。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