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成仙 第八九五章造树

小说:一指成仙 作者:潭子 更新时间:2017-08-25 07:31:43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极品飞仙这个修士很危险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超品小农民我是至尊斗破苍穹都市之少年仙尊神级升级系统
  k?7??[?kp????!my???z?4????u?`<6%????+r??ch?p??远看着大变样的浮屠山,即高兴又心酸。r

  从不认输认命的女儿,是认了命,所以早早为她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吗?r

  他好想过去跟她说,以后,她还有他,他能养得起她。r

  可惜……r

  空牙叹口气,正要回头,谷令则的声音,一下子出现在耳边,“义父,卢悦说,她想您了,您怎么还不来。”r

  啊?r

  空牙心绪一个激动下,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去,歪歪扭扭斜冲而起的时候,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浮屠山。r

  “嘭!”r

  巨大的响声,让正在开阵门的卢悦,一下子跳了起来。r

  远处与流烟仙子等开会的人屠子,感应到浮屠山的不对,也一下子跳了起来。r

  “有人硬闯浮屠山。”r

  啊?r

  是阴尊又来了吗?r

  一道又一道的遁光,急冲而出。r

  空牙被撞得头晕眼花,还没爬起来,被感觉到后心被一柄剑指上了,剑气透体而入,好像一个不好,他的命,就要掉落于此。r

  “空牙?你要干什么?”r

  若不是知道谷令则与这老混蛋走得近,逍遥子早把他宰了。r

  “……”空牙欲哭无泪,尤其是看到与谷令则一起连袂而来的卢悦,他觉得自己的脸,真是丢尽了。r

  “不要动手,老祖,是我义父,”卢悦感受到剑器的杀意,忙叫出来,“义父,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没给您开门。”r

  啊啊啊……r

  空牙知道,女儿不是没给他开门,而是他冲得太快,天圆地合阵开门没那么快。r

  他的老脸,从红到紫,又从紫到黑红,谷令则真怕他爆了血管,放开妹妹,过去扶起,“是我的错,义父,我应该出来接您的。”传音的时候,她还以为他走出了老一截呢。r

  “没……没事,是我太不小心了。”r

  “义父,我还没谢您,帮我送去了滞丹散的解药。”r

  卢悦顺着谷令则的方向,摸到他的手,“做了好事不留名这种事,以后可不要做了,害我还以为,您就疼姐姐,不疼我了呢。”r

  若是没有滞丹散,就算后手再多,落到那种地方,她恐怕都不止是瞎。r

  “疼!我疼你,你们两个我都疼。”r

  空牙对着卢悦有神,却再也没有任何影像的眼睛,异常心疼,“义父想你,义父可想你了。”r

  听到他微带哽咽的声音,逍遥子顾不得惊讶他们的关系,忙在周边启了几个结界,卢悦身份不同,这般认下义父,对空牙来说,有些危险。r

  “逍遥子,怎么回事?”r

  纪长明来得最快,远远感应到徒弟好好站在结界里,忙问道。r

  “咳!是……”r

  逍遥子正在想要不要把空牙弄得乌龙事说出来,就听卢悦清脆的声音,在结界中响起,“一场误会,仙子、师尊、各位前辈,打拢到你们,对不住了。”r

  结界破开,里面的空牙早被谷令则收拾得整整洁洁,一点异样都没了。r

  “……”r

  “……”r

  流烟仙子等相视一眼,空牙与她们姐妹的关系,下面的人不知道,他们这些高层难道还不知道吗?r

  这段时间,老头跑过来跑过去,就是不敢进浮屠峰一步,他们更不傻子。r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算了,”流烟仙子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卢悦,三千城最近来了很多陌生面孔,你……轻易就不要出浮屠峰了。”r

  不管那些人是为什么而来,当事人总不出来,他们想找麻烦也无从找起,时间长了,总会散去。r

  “……是!”卢悦躬身,泡泡和暮百的事,火一段时间那是肯定的了。r

  流烟等来得有多快,回得便有多快,逍遥子识眼色的很,别人走时,他也早早退回接着种他的树,现场很快便只剩他们父女三人。r

  “义父,进浮屠山看看吧!”r

  “好!好好!”面对瞎了眼,却仍然从容不迫的女儿,空牙无可无不可。r

  瞄到妹妹自然而然地挽住义父的胳膊,谷令则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r

  所有一切真不一样了。r

  从来没有父母缘的她们,谁能想到,能这样得到父亲的爱。r

  “三千城最近确实来了很多人。”r

  在竹楼坐下后,空牙欣喜地接过卢悦摸索着递来的一杯茶,终于觉得女儿这么自强,他也不能婆妈,有些事还是提前一点的好,“悦儿,令则,我知道你们从小修得都是道门正功,可是……你们的对手,却是以奇、诡、异为主,与魔道功法,在很多方面都有相通之处。r

  我的功法甚至原先的身体,都是在魔池变异时完善,你们无需学,但把它弄懂了,以后再遇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也许可以透无痕之迹,寻它们的必然痕迹。”r

  “……”谷令则心中微动,“就好像绝辅突如其来对我来的那一击吗?”r

  “是!”空牙点头,看看已经半废了的另一个女儿,咬了咬牙,壮着胆子道:“悦儿……,虽然你的眼睛已经不可挽回,可浮屠峰再好,你也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出去吧?”r

  “……”r

  卢悦抓在杯上的手一紧,她当然不会在这里呆一辈子,“义父愿意教,我就愿意学。”r

  在谷令则和空牙的紧张中,她的声音不急也不慢,“不过我现在的识海不能用,姐,你先学,将来我们一起修炼的时候,你以己为引,再教我,应该能事半功倍。”r

  否则,不能看玉简的她,要逐条逐句地研习,又要因为眼睛,摸过来摸过去,实在太打击人了。r

  卢悦实在害怕,没耐心的她,最后会忍不住回复,把机缘巧合弄到的大好局面,给毁掉。r

  “好!我先学,然后……再教你。”谷令则很高兴妹妹的冷静,“义父,关注浮屠峰的人一定有很多,您……暂时还是隐在幕后,茶喝完了,我们就走好吗?”r

  因为那只十六阶荒兽,很多仙人的眼睛都是红的,义父转为人修,修为实在不高,以前的功法,使起来也有诸多禁忌,谷令则不敢赌!r

  “……好!”r

  为两个女儿心酸的同时,空牙也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r

  明明他们已经相认,可……r

  “义父,我等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呢!”r

  卢悦感受到了他的不舍得,又摸索着给他添了一些茶,“您要是比在三千界域的时候还威风,我就能出去横着走了。”r

  她其实非常想当一个女纨绔,像洛天意那个螃蟹一样,仗着这个,仗着那个,到处横着走。r

  “好!”空牙摸了摸她的头,尽量避开那双不能映下任何影像的眼睛,“义父一定努力当你的靠山。”r

  “女儿有钱!”卢悦朝谷令则的方向也笑了笑,“你们就不要再在外面浪费时间,学了义父的功法后,能闭关,都尽量闭关吧。”r

  她带出来那么多东西,当然想给最亲近的人,只有他们一起厉害了,她才能更有底气。r

  “……”谷令则没想到,妹妹三句话一说,就转到她身上来了,她最近挣钱,挣得正好呢。r

  “我一直想像洛天意仗着洛夕儿那样,到处横行呢。”r

  卢悦好像苦笑的话,让谷令则无言,妹妹就差直说,你早点厉害些,让我仗仗势吧!r

  可怜!r

  不是她不给想给她仗势,而是她们的情况,好像一直都是反着的。不管她愿不愿意,事实上,有今天的成就,她是沾了妹妹的光。r

  “……更何况……你厉害了,将来我们一起修炼的时候,我进阶才能更快。”r

  卢悦下定决心,要给自己弄几颗大树出来,否则,仙人动辄几万年的寿元,她得活活累死,“我不想将来有人到我面前说,你是个废人。”r

  谁敢?r

  “你别说了。”r

  谷令则大怒,不敢想那样的一天,“任务交接完,我就进天幸图,义父,你……”r

  “我也闭关。”空牙沉声,谁敢欺他女儿,他就去杀谁,“义父别的不多,钱有不少,有什么你想要的,找义父,别客气。”r

  “好啊,”卢悦毫不犹豫地伸手,“义父您先给我一百仙石,改天泡泡去坊市的时候,我让他把每样小吃,都带一份回来。”r

  “一百仙石够买什么?”空牙抬手就是一个小储物袋,“里面有五千仙石,泡泡长了肚子,肯定也能吃不少。”r

  “呵呵……,泡泡听到了一定会高兴。”卢悦露了八颗牙,“义父,谷令则,你们还有什么要给我的,就趁着现在都给了吧!”r

  “……”妹妹好像打劫的话,让谷令则好一阵无语,看到空牙还急切给她翻东西时,忙止住,“义父,别听她胡说,我师父流烟仙子都不知让人送了多少东西来,我们两个应该说,卢悦,有什么你一时用不完的,给我们才对。”r

  “哈哈!”卢悦笑,“义父,你说她这话酸不酸?是不是在嫉妒我?”r

  “滚蛋吧!”谷令则真的朝她伸了手,“听说你弄了不少三角羊,拿点给我和义父尝尝。”r

  卢悦笑着摸出两个乾坤玉盒,“早这样说多好,我给你们准备了好久,快点拿去吧!”r

  东西终于送出去,不用惦记了。r

  卢悦轻松一大截子,“义父,姐,要是吃着好,我这里还有。”r

  明面上,她只有一个储物戒指的三角羊,事实上呢,不管是泡泡,还是暮百、洛夕儿,大家都是吃货,再加上三角羊少了很多银狼天敌,这些年,繁衍得超乎想象,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好些。r

  “行!”谷令则看了一眼她戴的隐形储物戒指,“义父,以后我们要常来吃大户。”r

  “好!”空牙抱着乾坤玉盒,笑得见牙不见眼,“悦儿呀,一只三千角肉在百灵谷那边的坊市,卖价就过了十万仙石,以后,我和令则到这里,别的你不用招待,就用这个把我们喂饱就行了。”r

  “这么贵?”r

  卢悦讶然,旋即又觉得理所当然,“一只三角羊光净肉就两千多斤,真算,有钱人倒也能买得起。”r

  “呵呵!这是官方卖价,可惜明面上,没人能买得着。”空牙觉得泡泡太会哭了,要不然流烟仙子肯定会截留一半三角羊,“事实上十个出百灵谷的人,不会有一个人卖,除非特别穷的。悦儿,那些羊肉,除了我和你姐,可别到处送了,要不然以后想吃也没地吃了。”r

  “……”谷令则抚额,义父这话,不就是让一向护食的妹妹,把他们也排除在外了吗?r

  “好!”卢悦被时傻时精明的义父逗乐了,“洛夕儿那里也有不少,等她出来,我趁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全骗过来。”r

  ……r

  “阿嚏!”r

  连日大雨后,面对一群散发土腥臭味的蛛蝗虫,洛夕儿揉了揉鼻子,面上一片冷凝。r

  自从知道卢悦绝地逃生,却从此不能视物后,她拎着火狱剑,就独闯了两个十一阶荒兽的老窝,打了酣畅淋漓的两场大架后,她心中的杀意没有停歇,反而有越养越旺之势。r

  她也得罪了域外馋风,那些东西,如果像害卢悦那样,哪怕用一半兵力来对付她,她或许都无缘见仙界的太阳。r

  所以,她得提高自己,再提高自己,不停地提高自己……r

  一次次地挑战极限,不为别的,只为事到临头的时候,哪怕死,也要崩掉域外馋风的几颗牙。r

  “轰!”r

  手中法决再出,方圆数千米内,所有蛛蝗虫,全被燎了一层皮。r

  嘶嘶……r

  众虫或痛苦地扭曲在一起,或反身而逃,焦臭的味道不过片刻间,就在这片地下暗洞里满溢。r

  “叮叮叮……”r

  剑气连展,直到一个时辰后,杀戮才算完全结束,洛夕儿拖着有些重的脚步,慢慢从暗洞中走出来。r

  “我等你有一时了。”r

  不知缩小了多少倍的海霸,在不远的地方突然显出形来,“洛夕儿,我们也建个平等契约,你说怎么样?”r

  啊?r

  洛夕儿呆了呆,“你……你过了十六阶?”想到前两个月的雨,她突然觉得真相了。r

  “是啊!”海霸朝她咧了咧嘴,“不能动灵力果然麻烦,我没脚,一路飘,飘得我真累!”r

  洛夕儿看她似乎认真的样子,心中有太多的不解,“你……没听到暮百的事吗?”r

  她可不相信这家伙没查。r

  “听说了。”海霸一双漂亮的凤眼,满是笑意,“卢悦知道护不住他的时候,给他争取了足够的逃亡时间。”r

  “……”r

  洛夕儿扯了扯嘴角,心中五味翻杂!r

  “你与卢悦是朋友。”海霸往前飞近了些,语气非常诚恳,“整个百灵战场,你是我唯一能信任——建立契约的人。”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