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神界 第六百五十六章 尘雾山

小说:暗黑神界 作者:执笔如梦 更新时间:2018-02-04 19:59:49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逆天战神叶轻云凌天战尊怪医圣手武道神帝叶辰苍穹榜:圣灵纪神秘佛眼超级吞噬系统九仙图斗罗大陆Ⅳ终极斗罗
  跟红豆商量之后,钟于便回房闭目修炼,一直到夜晚降临,众人被红豆逐个通知,他们聚合在城主府大堂内,彼此间聊得很热闹,没多久钟于和红豆一起到来。王吾一看到钟于便开口道:“老弟啊,不知道你把我们聚集起来要做什么,你可知道我最近正在参悟一个极为厉害的法阵吗?”

  “你这家伙那么贪生怕死,参悟的无非是一些传送阵,有什么要紧?”果儿这话顿时获得许多人的附和,一时间王吾的光辉往事被众人统统抖了出来,王吾瞪了果儿一眼,也只能黯然的坐回去。待众人安静下来后钟于笑道:“今日我叫大家来是想告诉大家,此地的事情已经了结,我们该离开了。”

  “好啊好啊,我都在这待了三年多,早就玩够了!”果儿听后连忙拍手赞同,众人皆满脸笑意,对此事并不反对,钟于见状便将取出一个瓷瓶,众人纷纷进入其中。

  钟于拿起瓷瓶一飞冲天,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居住三年的地方,虽然这三年来钟于不是待在屋中便是四处寻找灵药,他对这个城池的了解跟初来时没有区别,即便如此钟于心中还是有股淡淡的失落感,那失落感中还包含着对未来的迷惘,多年后的那一战到底是生离死别还是逍遥自在,钟于不知道答案。

  无人知道在这夜空里正有一道身影在急速离去,满天星辰和那微弯的月色将所有光芒洒落在这道身影上,钟于只知道跟天魔一战是为了自己永远不跟梦衣倩和这些同伴分开,但与此同时他身上也悄悄的承载了神界众生的命运。

  一路疾行,钟于没有休息过一次,又是半年的光阴,钟于从那个城池回到了苍炎族,那些守卫远远的看见钟于落下,脸上都露出兴奋的表情,钟于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肃清了叛逆的恩人,钟于体内的朱雀神火代表着他们的信仰——四大圣兽之一的朱雀,对大部分苍炎族来说钟于就是朱雀的化身,在某些时候钟于的身份甚至超过他们的族主晓夏。

  钟于回头朝他们笑了笑,随后朝那火山中跃下,只听“扑通”一声巨响,钟于像一块巨石砸进岩浆池里,这里的响动顿时吸引了通道那头的许多苍炎族,他们纷纷赶来观看发生了什么,钟于忽然从岩浆池里冲出,许多熔岩飞溅开去,众人瞧见钟于后顿时欢呼雀跃。

  钟于“哧”的一声落在二族老面前,他抚了抚胡须笑道:“神上,许久不见,你到来的方式还真独特。”钟于也回了个微笑问道:“二族老,近些日子苍炎族没发生什么事吧?”“自神上四年前清除了那两个叛逆后,我苍炎族一直欣欣向荣,不过族主倒是常常跟我提起你,日夜都盼望着神上到来。”

  钟于笑道:“二族老何必一口一个神上,直接叫我的名字吧。”二族老笑着答应,随后带着钟于朝里面行去,旁边许多苍炎族都满脸兴奋的盯着钟于,他们眼中充斥着狂热。他们簇拥着二人走了没多久,忽然瞧见一个倩影奔来:“钟大哥,你真的回来看我了?”

  此人正是晓夏,此刻的她身上已经少了许多稚气,隐隐有种雍容淡雅的仪态,钟于微微一笑道:“晓夏,四年不见,你似乎成长了许多。”晓夏也轻轻一笑,随后拉着钟于朝苍炎族行去,这一幕不禁让许多人呆若木鸡,更有甚者看向钟于的目光充满羡慕。

  还是之前那个房间,晓夏让钟于坐下,随后二人开始了长聊,晓夏不停询问着这一年来钟于的一切经历,钟于便尽量减短的讲述给她。二人聊了约有半柱香的时间后,钟于将自己此次的目的说出,晓夏听后露出歉意:“我从小到大也不曾听过族中有关于四大圣兽的记载,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钟于摇头笑道:“我早已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你不必自责。”其实钟于之前搜魂大族老和四族老的时候也没从二人的记忆里发现四圣兽的影子,但钟于不肯轻易放弃,所以过来碰碰运气,毕竟苍炎族曾经追随过朱雀,他们应当算是距离四圣兽最近的种族了。

  看到钟于沉默下去,晓夏道:“别急着走,在这住几天吧”钟于先是一愣随后轻笑着摇头:“我还以为一年的时间已经让你褪去了稚嫩的外衣,现在看来似乎是我的错觉?”

  晓夏闻言轻哼一声:“那只是在你面前,有族人在的时候我可是很有族主风范的!”“你这丫头,既然有这么多族人陪你,何必还非要缠着我。”

  晓夏盯着钟于道:“他们怎么能跟你比,你就在这多住几天吧,我带你四处游玩。”钟于笑道:“我现在可没那个时间,等我找到方法之后再回来陪你玩吧,你要知道我现在做的事可很重要。”晓夏虽然依旧不甘心,但听到钟于这么说也只好放弃:“那好吧,不过你可要记住这句话。”

  钟于点了点头,随后走出房子,晓夏紧跟在后,出来后却看见许多苍炎族都聚在门前,晓夏的俏脸顿时红透。钟于看向人群里的二族老缓缓向他走去:“二族老,我有一事请教。”

  “恩人不必多礼,有事直接问便好。”钟于不让他叫自己神上后他却改口叫自己恩人,钟于心中无奈也只能由他去了。随后钟于将自己的问题问出,谁知二族老低头沉思一阵后回道:“遗迹这东西确实有,不过也不知能否帮上忙。”钟于闻言顿时大喜:“二族老先说出来看看,或许会有大用也未可知。”

  二族老点了点头道:“记得当年我跟前任族主闲谈时,他曾告诉我苍炎族原本的族地所在。”“什么?”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二族老,既然你知道原本的族地所在,为何不早说?我们也好回族地观摩参拜!”

  人群中有人说出这话,随后马上引来一片附和声,他们对原来的族地似乎很是向往,就连晓夏眼中也露出好奇的神色。二族老瞪了众人一眼:“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就算你们知道族地原址在哪也去不了,何必激动?”随后二族老看向钟于笑道:“恩人,你可曾听过尘雾山?”

  钟于一脸茫然,二族老似乎早已猜到钟于不知,他继续道:“尘雾山据当年族主所说在此地以东,昌都外围那里,此去山高水远,若是只靠普通鸟禽代步没有十年八年绝对无法到达,而这还不算什么,最难得地方在于这条路会经过亡命之原,在那亡命之原上风雨雷电都参杂着天地法则,就算天神境去了也是九死一生,而更让人绝望的是那里还生存着妖兽。”

  “妖兽?这么吓人的地方还能有妖兽存活?二族老,你不会是在吓唬我们吧?”

  一旁早已经听的心驰神往的苍炎族不禁出口质疑,二族老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老夫何必要骗你们,你们可知为何族主从来不跟你们提起族地原址?因为他知道就凭你们这些小崽子根本没希望返回原址,别说什么亡命之原了,你们在神界中行走个两三月恐怕就会死于非命。”

  怒斥完他们后二族老又看向钟于:“恩人,所以我不是很建议你去苍炎族原址,那死亡之原绝不是虚名,如此恐怖的地方都有妖兽生存,可见那些妖兽有多么强大。”钟于微微一笑却没说话,一旁的晓夏见状顿时急了:“钟大哥,你可千万别去那个地方,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你们吵什么,害得我连个好觉都睡不成?正在这时一个男子缓缓走来,当他看到钟于后顿时一愣:“神上,你回来了?”此人正是苍炎族的三族老钟于朝他笑了笑:‘三族老,许久不见,你的修为似乎进步了不少。’

  三族老摇头笑道:“可惜比起你来差的更远了”众人七嘴八舌将刚才的事讲述给三族老,三族老自然也不支持钟于前往尘雾山,钟于看向众人笑道:“我尽量不去那里,不过若是最后走投无路的话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苍炎族大多都知道钟于几十年后会跟天魔一战,他们虽然不希望钟于冒险,但也知道这件事钟于不得不做。场面忽然沉静下来,钟于哈哈大笑:“好了,我也该走了!”

  “等等,恩人,这是前任族主的东西,说不定对你此行能有所帮助。”

  说着二族老将一个火焰燃烧状的令牌递给钟于,令牌触手很细腻,他摸不出这令牌材质是石头还是宝玉,不过接触后其上传来一阵淡淡的温热感。钟于也不客气:“多谢二族老”随后钟于扫过众人:“诸位多多保重,等我再回来的时候,神界应该已经变了。”

  “神上保重!”

  “神上慢走!”

  “我们的命运就托付给神上了!”

  一时间人群里开始响彻各种话语,晓夏轻轻拽住钟于衣袖,就像四年前在清水泽时那样,钟于朝她微微一笑,随后身体腾空,一瞬间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