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造化医圣 【035:造化之力,鬼门鬼厉】

小说:重生之造化医圣 作者:长生苹果 更新时间:2017-08-29 20:26:15
推荐阅读: 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透视医圣林奇仙尊归来洛尘神龙护卫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神级透视叶寒最强神医赘婿林羽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医圣传承女总裁的顶级兵王
  养鬼邪士的话顿时让苏东神情一变,他怎会知晓二十年前药宫被覆灭之事。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会知道药宫之事?!”

  苏东神情间顿时有些狰狞,急切不言而喻。药宫被覆灭和父亲药仙被掳之事一直便是苏东心头上的大病,长久以来在苏东心头徘徊,从未消散过,苏东也一直在寻找相关线索,苦于没有丝毫进展,但没有想到,今日却被这养鬼邪士道出了。

  “我怎么会知道,我知道的事情还多着。”

  养鬼邪士短暂的震惊后,便恢复常态,迎着苏东狰狞的表情,也似猜到了苏东的身份,诡笑的看着苏东道。

  “若我没有猜错,你是药宫余孽吧,没有想到,那夜药宫血流成海,尸横遍山,竟还有余孽存在,你的生命可真顽强。”

  “闭嘴!”

  苏东面色一沉,缠绕着养鬼邪士的树藤愈发勒紧。

  “快说,你到底是谁?怎会知道当年药宫之事?!”

  “凭着几个破烂藤条就想让我束手就擒吗?”

  那养鬼邪士并没有回答苏东的话,而是诡笑的看着苏东,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既然他知道这是药宫武技,必然清楚药宫武技没有攻击性,这藤条也只能禁锢住自己而已。

  “你以为我杀了你吗?”

  苏东的脸色愈发阴沉,迎着养鬼邪士那让人憎恶的表情,苏东猛然一拍手臂。

  “天鼎,你给我出来!”

  天鼎感受到苏东此刻的暴怒,顿时从苏东手臂上跃出,凝为实体悬在苏东身前。

  “这是?”

  天鼎的出现,顿时让那养鬼邪士面色一惊,他从这充满神秘的鼎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你能扛的住真气,可能扛得住造化之力?!”

  苏东阴沉道,随后便将灵根大开,任由天鼎将体内的造化之力操控而出。

  造化之力一出,顿时将整个空间点亮,无尽的造化之力涌向那养鬼邪士,片刻便将他团团包裹。

  “啊…”

  惨叫从养鬼邪士口中发声,他的阴气竟然无法抗拒造化之力,瞬间便被其蚕食净化。

  “这是什么东西,快收回它!”养鬼邪士痛苦大叫,根本没有想到,苏东竟还有如此厉害的宝物。

  苏东看着那痛苦不堪的养鬼邪士,也是暗松一口气,时才唤出天鼎,也实属赌博之计,面对不畏惧浩然真气的养鬼邪士,苏东也是计穷力竭,药决中的武技他仅学会这一式,而且还没有多强的攻击性,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苏东才唤出天鼎,召唤造化之力。

  造化之力本便是功德之力,其内蕴含无尽造化、功德之气,阴气见之肯定会退散,苏东这才敢拿出一试。

  但让苏东都没有想到的是,造化之力竟然如此克制阴气,饶是养鬼邪士的阴气不同于寻常阴物的阴气,但也同样被克制净化。

  “说,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当年药宫之事?!”

  苏东操控天鼎将造化之力短暂收回,随后面色阴沉看着养鬼邪士逼问道。

  “我…!”

  造化之力一收回,那养鬼邪士便失去了压力,短暂的沉默后,养鬼邪士突然面色一改,刚才还苦苦央求的他,突然便暴怒而起。

  “你该死!!”

  养鬼邪士将全身的阴气调动而起,拼命想去挣脱禁锢他的真气藤条。

  养鬼邪士的实力本来便要高于苏东,在他的全力挣脱下,由纯真气所形成的藤条也顿时有些经受不住,簌簌而垮,眼看真气藤就要彻底溃散,养鬼邪士就要挣脱,苏东再次操控天鼎将造化之力压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一次,苏东再没有任何留情。

  造化之力将养鬼邪士团团包裹,肆意的蚕食净化,任由那养鬼邪士再怎么惨叫求饶,苏东也没有再停手。

  眼看养鬼邪士已经奄奄一息,苏东终于停下手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

  苏东面色阴沉的逼问道。

  “我说了你会放我走?”

  养鬼邪士已经奄奄一息,在造化之力的蚕食净化下,他的阴气已快消耗一空,现在的他已失去实体,显现出了阴物的本质,

  他本就不是人类,和在场所有的阴物一样,只不过他是一个更为强大的阴物罢了。

  “会。”

  苏东说道。

  听着苏东的回答,那养鬼邪士灰色的眼眸中顿时露出一抹希望的神彩,随后艰难道。

  “我叫鬼厉,是鬼门中人,之所以知道药宫的事情,是因为当年药宫之事,我们鬼门曾有参与。”

  “鬼门?!”

  苏东神情一惊,不由间攥紧拳头,原来当然的事是这个所谓的鬼门做的。

  “你叫鬼厉?那鬼无常是你什么人?”苏东面色阴沉的问道。

  见苏东竟然知道鬼无常,鬼厉也很为吃惊,但在造化之力的威慑下,鬼厉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他曾是我门门主。”

  “你门门主,鬼门门主?”苏东握紧了拳头。“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早已离开了鬼门,关于鬼门踪迹记忆也在离开时被抹消一空。”

  鬼厉回答道。

  苏东紧盯着他那暗淡的眼眸,确定他不是说谎,随后又继续问道。

  “当年的药宫之事,还有什么门派参与?”

  单凭一个鬼门,苏东不相信他们有瞬间攻破药宫的实力,当年的凤凰血夜,肯定有多个门派参与。

  “我记不起来了,我记忆被抹消太多。”

  鬼厉的眼睛中露出一抹迷茫,由于被抹掉的记忆太多,他现在也无法回忆起来。

  “那就是说,现在的你已经无用了?”

  苏东眼眸中露出一抹恨意,随后在鬼厉惊恐的眼神中,再次将造化之力祭出。

  “你答应过要放了我,你答应过要放了我!”

  眼看造化之力就要再次蚕食上自己,鬼厉顿时惊恐的大叫起来。

  “你认为我真会放了你吗?”

  苏东漠然盯着鬼厉。

  “你禁锢鬼魂,破坏往生,扰乱世界,这三条就已当灭,而今又被我知晓你曾参与灭药宫之事,我怎么会放了你?”

  “你到底是谁?!”

  鬼厉惊恐的大叫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便是药宫药神之孙,药仙之子,苏东!”

  “啊…你怎么还活着,你不是已经…”

  鬼厉的惨叫伴随着造化之力的完全蚕食所消失,望着话还没有说完便化为一滩黑灰的鬼厉,苏东的脸上愈发漠然。

  “没有想到我还活着吧?”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